汚视频不用充会员

今天多云,有风,凉爽。

很适合散步。

凉爽的前提是散步,最好一个人散步,因为周离牵着楠哥的手,已经稍微有点出汗了。

军训的新生们就更热了。

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女生方阵,女孩子们都将裤脚挽了起来,露出一截嫩生生的小腿,或小巧的脚脖子,教官也很人性化的选择了无视。

这么一眼望去,只有一片迷彩色,看不清哪个好看,但楠哥去年又偏偏很出群。

“嘿周离你看!”

楠哥忽然指着一个方向,眉梢都扬了起来。

周离顺着看去,一个方阵前站着一个并不高的女教官,皮肤有点黑。

好像是楠哥以前的教官?

他没记错的话。

又瞄了眼楠哥神色,应该是了。

灵动学生妹的可爱私房

这些教官不知是哪来的,总之是固定的军训教官,每年都是他们这拨人来给新生军训。

楠哥和她的教官挺玩得来的,这个教官好像叫什么……

丽丽?

芳芳?

菲菲?

周离皱眉思索。

这时楠哥已拉着他走了过去,悄悄绕到女教官身后,但是没有出声。

大概过了几分钟,女教官终于发现了身后有人。

她转身看了眼,眼里闪过少许疑惑,很显然楠哥这么高挑又漂亮的女生辨识度还是很高的。随后她的目光微不可查的往楠哥头顶一瞄,疑惑顿时烟消云散。

“李楠!!”

“哈哈香香姐!你还认得我!”楠哥笑道。

“当然认得,你是我军训这么多年遇到的最漂亮的班长!”女教官长得黑,但牙齿白,笑起来很好看,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小巧甜美的味道,“而且你这吊儿郎当的……”

“也不常见是吧?”楠哥接话道。

“这个我好像也有印象……”女教官又看向了周离,“想起来了!脱了衣服有点认不出来!”

“教官好。”周离点头说。

“去年我就说你们俩肯定是一对,当时还骗我说不是。”女教官上下打量着他们。

“当时真不是!哎呀你还不信!”

“你们等我一下。”

因为现在还在训练中,女教官也不太方便和他们闲聊过久,于是她索性一挥手让这群小伙子们休息了。当她跟着周离和楠哥走到树荫下,已然没了军训时的严肃,变成了个爱笑的小姐姐。

“你怎么带男生方阵了?”楠哥问。

“今年女生少。”

“还是我们系吗?”

“不是了,这个抽签抽的。”

“嗦嘎……”

休息时间大概十分钟,这女教官还比较会偷懒,她让楠哥去帮她监督小伙子们站军姿,自己去喝水了。

楠哥贪玩,当即摆出了教官的架子,装得像模像样的。

周离只得在树下就地坐了下来,无奈的看她嚷嚷着又是让别人站直,又是让别人手贴裤缝。他没记错的话她自己去年都没站好过军姿,而且不知道被教官罚跑过多少圈。

“不许动……”

“哎呀才五分钟就不行了?”

“我看你们比隔壁女生还站得差!”

“嗨呀不服是吧?”

“昂着个下巴干嘛?有多傲?老子混的时候,你们还在被高年级抢游戏币!有脾气上来单挑!”

“第二排那个男生……”

“就是说你!”

“……”

声音回荡在午后的田径场上,很是清脆。

繁茂的枝叶遮住了光,白云的空隙间显出湛蓝的底色,周离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。

正在这时,他却听见一道轻轻细细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。

“周离~”

扭头看去,只见一个小东西从不远处跑了过来,迈着轻快的步子,十几米的距离眨眼即至。

那是一只半大的三花小猫。

小猫陡然跳到了他腿上。

周离很自然的抚摸着她的背,小声问道:“团子大人怎么来这里了?”

“团子大人来找你玩~”

“团子大人不是在寝室吗?”

“寝室不好玩~”

“团子大人怎么找过来的?”

“团子大人很腻害的!”

“这样啊!”

这时身后又传来了槐序的声音:“是我带她过来的。我说啊,这蠢猫实在太不让人省心了,你们去上课什么的能不能把她也带上,就塞抽屉里就行了。”

周离仰起头往后看,从下往上看到了槐序的上半身——这老妖怪着实变态,这个角度竟然还美得一比。

毫无疑问,她今天又是女版。

“楠哥在这当教官呢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在这看她当教官呢?”

“嗯。”

“也还行。”老妖怪点着头,用手指拨弄着他头顶的头发玩儿,“再无聊的事你们倒也玩得到一块去。”

“我也看看他们军训,看看别人品尝我们品尝过的苦。”周离微微笑着,声音很小,“有点安慰。”

“你品尝个屁的苦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离有些憋得慌,他还真无言以对。

憋了好久,他憋出一句:“你小学老师没有教过你不要说脏话吗?”

槐序不吭声了。

但周离感觉得到,她还站在他背后。

于是他也依然抚摸着团子的背,一人一妖看着田径场的迷彩方块。

因为是军训的第一天,所有新生几乎都在静默的站着军姿,因此教官的声音就显得尤为清晰。

“你们第一天也是站的军姿吧?”槐序又开口了。

“是。”

“你说时间过得真快啊,一转眼又是一年了。”老妖怪的声音里竟然有些唏嘘感慨,“感觉就在昨天,我才跟着你来到这个学校,结果却都大二了,新生都换了一拨了。”

“年纪大的人都喜欢感慨吗?”周离想了想说。

“你才年纪大!”

“你都两千多岁了,也不差这一年吧?”

“我倒不差,你怀里抱着的这只蠢猫也不差。”槐序笑了一声,“但是你们两个就不一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离陡然沉默了下。

有些意外,这老妖怪突然给他来了这一套。

大约半分钟后,他才问道:“你见过的活得最长的天师,活了多久啊?”

“不算明公,不变成妖,两百出头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这个答案已经超乎周离预料了,因为现代科技这么发达,也远未让人活到两百岁。据蒋家书籍上说,世界赋予天师力量纯粹是为了对抗妖,对寿命没有明显增益。只是天师体质好,晚年通常会很健康,不易生病,相对来说也就比常人活得长些。

那位天师能活到两百岁,应该和妖怪们的能力有关。

周离突然不想说话了。

槐序也没有出声。

倒是怀里的团子仿佛察觉到他的情绪,反转身来,用小爪子的肉垫轻轻抚着他的手,以示安慰,而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看着周离,脆生生说:“不要害怕,周离,死了会回归本源的。”

身后传出槐序不屑的声音:“谁说的?”

“殿下说的!”

“那是妖怪,妖怪才会回归本源,人只会被虫吃掉,融进泥土里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团子有些疑惑了,她睁大眼睛看向周离:“真的喵?”

周离微微笑,小声说:“话说回来,团子大人总是能在我不开心的时候跑过来安慰我呢……”

“你不开心,团子大人闻得到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猫都是这样的!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!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“你不要害怕喵。”团子继续对周离说,“蠢槐序以前也是人,现在还活蹦乱跳的、冒犯团子大人呢!”

“是呀……”

周离抬起头看向前方。

楠哥站在阳光下,她刚把一个在她面前耍嘴皮子的男生罚去跑圈了,并为此感到满足不已。似乎在证明快乐是真的可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。

她扭过头,想向周离分享一下自己此时的喜悦,却只见周离抱着一只小猫安静的坐在树下,看着她,风吹着树叶令这幅画面好像多了几分惆怅。

楠哥皱了皱眉,走了过去。

“你在干嘛?”

“等你。”

“这猫哪来的?”

“槐序带来的。”

“噢~~是那只蠢猫!”

周离闻言下意识低头看向团子。

但团子因为经常被槐序叫蠢猫,已经自动生成了过滤机制,就比如现在,她完没听见楠哥说她是蠢猫。

楠哥继续问:“你刚才好像在说话,和这只蠢猫说、还是和槐序说?”

“都说。”

“聊些什么?”

“聊聊晚上吃什么。”周离声音平稳,“团子说想吃剁椒鲫鱼,槐序想啃大骨头,你知不知道学校附近哪家大排档的酱骨头做得比较好的?当然最好稀饭也熬得比较好的,不要那种用干饭煮的。”

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