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猫咪官方

   整整三个月,亚瑟都没有迈出学院一步,他的生活完就是房间与课堂两点一线。

   阿诺连出房间的机会都少,终日不见阳光使他的脸色更显苍白了。但阿诺却非常喜欢现在的状态,不用担心教会的追捕,每晚可以安心的入睡,而且亚瑟在课堂上的魔法笔记都会给他一份。

   亚瑟不清楚黑暗魔法师的传承,但想必跟艾德琳教导自己差不多,远比不上血耀学院这般成系统的传授魔法理论,因此阿诺对于亚瑟的魔法笔记如甘若醴,很多不懂的地方还主动和亚瑟请教、探讨。

   而阿诺从黑暗魔法角度提出的问题和见解又让亚瑟不时的茅塞顿开,很多复杂的魔法原理顿时变得清晰、简单起来。

   这世界本就由光与暗组成,十二系魔法中,光明和黑暗魔法被视为魔法理论之基。教会近万年来刻意对黑暗魔法传承的屏蔽和扭曲,使整个魔法体系理论都不再完整。

   两个少年现在还没有意识到,他们之间无意的交流打通了教会锁上的那扇门,光与暗交融,直通魔法之源。

   对于亚瑟和阿诺之间的交流,莫拉尔从来都懒得参与,他除了对生意和美食感兴趣之外,连冥想都很少见他练习,成为强大的魔法师从来就不是他的目标。

   “我出去转转啊!”见亚瑟和阿诺正在研究一个魔法阵的构图,无聊的莫拉尔打个招呼就准备出去。

   “等等,我跟你一起出去,阿诺也一起来吧。”亚瑟忽然叫住了莫拉尔。

   莫拉尔一愣,随即露出了笑容,“老大,这就对了嘛,我们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,赚了钱就要消费。你想去哪?我知道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,带你们俩去开开眼界!”

   莫拉尔话一开口就收不住,亚瑟立刻拦住了他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,“我想找一家大点的商行往外寄些钱。”

   贝兰德大陆的一些大型商行除了经营商品买卖之外,还能为部分大客户提供借贷、存贮、寄钱的服务,算是初具现代银行的雏形。在操作方式上,客户将钱存入这家商行的任意一家分行,这家分行再给离收款人距离最近的分行进行魔法传讯,由这家分行先从自己账上取钱给收款人,两家分行再定期平账、结算。

   90后妹妹街拍秀美迷人

   “切,没意思。”莫拉尔立刻没了兴趣。

   “你到底跟不跟我去?”

   “去,当然去,老大招呼,我怎么敢不陪着呢?”莫拉尔贱笑道。

   “我就不去了吧。”

   “你也得去,不然你会憋死在房间里的。”亚瑟不由分说扯着阿诺就出了房间。

   几人出学院之后,莫拉尔便领着两人直奔最繁华的中心商业大街。

   这里是整个艾萨克王国最繁华的地方,宽阔的街道两旁华丽的楼阁林立,街道上行人、车马如织,驾车的奇兽形态各异,路上的行人都华衣贵服。

   好在几人出来之前,亚瑟和阿诺已经听从莫拉尔的建议换上了新的武服和魔法袍,在街上才显得不是那么扎眼。

   莫拉尔将两人领到街角一座雕梁画栋、造型古朴的三层阁楼前,指着门楣上“亨通天下”的金色牌匾说道,“这家是王国排名第二的大商行‘亨通商行’,我们家的很多生意都跟他们有来往。我跟你们说,寄钱这种事,一定要选大商行,它们网点多、信誉好,你要是运气不好恰好碰上快倒闭的商行,被人卷钱跑了也说不定。”

   “为什么不去排名王国第一的商行?”阿诺忍不住问道。

   “因为人家根本就不接待我们。”莫拉尔略显尴尬的答道。

   此时已有商行的店员主动迎了上来,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美丽少女。仅从接待的店员上便可以看出,亨通商行比莫拉尔和亚瑟之前去过的天工兵器行高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   女店员并没有因为三人年少而表现出任何一丝轻视,笑着问道:“有什么可以帮几位公子的?”

   女孩笑得职业却非常好看,亚瑟和阿诺都没有和女孩子交往的经验,脸顿时一红,不知如何表达了。

   “我大哥打算通过你们商行寄些钱。”莫拉尔主动把话接了过去。他可不是想给亚瑟解围,而是这家伙就喜欢往年轻、漂亮姑娘身边凑。

   女店员点头,然后直接将三人引到一楼一个不大的单间落座。

   倒上茶水之后,才开始询问亚瑟的具体需求,“您要往哪个地方寄钱、收款人是谁?王国境内寄送我们会额外收取您10的手续费,王国之外的人族地区15的手续费。”女店员故意顿了一下说道:“人族境外我们也能帮您送到,但费用要根据危险程度单谈。”

   亚瑟搓了搓手,“我也不知道往哪里寄和收款人是谁!”

   女店员和莫拉尔、阿诺三人一时都愣住了,女店员的脸随即就逐渐沉了下来。

   “老大,你可千万别开玩笑,这里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!”

   亚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只知道一个村子的名字,却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?”

   “没关系,有名字我们就可以帮您查。”笑容重新出现在女店员的脸上。

   莫拉尔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“老大,你真不愧是奇葩,你要往一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村子寄钱,还不知道要寄给谁?你要是真有钱没地方花了就给我吧,我把我们家光明神的画像都换成你的!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神了!”

   “滚,一边去!”亚瑟烦躁的踢了莫拉尔一脚。

   “老大,你再认真考虑一下,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啊!”莫拉尔在原地没动不停的唠叨着。

   亚瑟白了莫拉尔一眼,“没明白我的意思啊,让你出去,你不出去我怎么说村子的名字啊。”

   “啊,你竟然还想瞒着我,彻底伤自尊了!”莫拉尔气呼呼的走了出去。

   阿诺轻笑了一下,自己主动走了出去。

   亚瑟想了一下,最终也没有挽留,这个秘密,亚瑟想一个人守护……